茂名做网站,茂名网站建设,茂名网站制作

美团的亏损,为什么停不下来?
业界新闻

美团的亏损,为什么停不下来?

时间:2019年03月19日 16:28 来源:新世纪工作室 点击:
  美团的每一次动作都像是战斗。它从不惧主动或被动地陷入战争,在大家都关注战事走向时,王兴却说它将耗时漫长,终局还远未到来。
 
  出生至今第九个年头,美团已然长成千亿级别的独角兽,但始终无法摆脱亏损。
 
  2017年中,美团曾短暂地实现了盈亏平衡,账上趴着200亿并没有给王兴带来安全感。在一次采访中,王兴放言:“如果不开拓新业务,我们可以在一年之后规模盈利,但我不认为短期赢利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2017年10月美团拿到了40亿美元融资,两个月后宣布正式进入打车市场,半年后,将摩拜收入囊中。
 
  美团总是习惯于将手中持有的筹码,全力下注。
 
  扩张为先,连年亏损
 
  如果复盘美团走过的路径便会发现,没有“边界”,承载着美团最大的想象力和野心。在别人地盘上抢食,它不得不花费巨大力气打赢一场场苦战,亏损从一开始就无可避免。
 
  2017年美团经调整亏损28.5亿元,在2018年扩大了近两倍,达到85.17亿元。周刊君不完全统计,仅过去四年里,美团合计亏掉了1508亿元,调整会计准则后,这个数字依然高达227亿元。
 
  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曾解释,“很多时候,亏损业务不一定是因为竞争而亏损,而是因为业务增速太快,决定了需要投入更多资源。”
 
  中国互联网界任何一个领域的创业都很难不向资本低头,特别是以烧钱著称的O2O。
 
  2013年切入外卖,2015年上线酒旅,2017年开始出行业务、榛果民宿、小象生鲜、快驴进货,美团一次一次都需要花更多的钱,来维持增长扩大估值。当原先的市场触到天花板,就进入新的市场引战,拿到新的融资来做新的市场,用烧钱保持新业务的增长,从而获得更多收入、做出新的估值。
 
  “这背后的逻辑是,大家都在去抢占一个可以预期的市场,抢占人口的流量,这个阶段里,企业发展的速度会非常快,如果先期不占据优势,很快就会被同业甩开。强大资本加持下,他会很快地领先其他其企业。”诚美投资董事告诉周刊君。
 
  身形日渐膨胀,这些原本相互独立的业务,都放在本地生活的体系下整合进美团内。
 
  “看起来我们什么都做,但实际上我们只做一件事。”王兴将美团定义成出售服务的电子商务平台,他说:“想要下馆子的、点外卖的、看电影的、旅游的、租车的,基本上是同一个群体。”
 
  如果拆开来看,从团购、外卖到打车,这些业务的共同点是启动门槛很低,不需要像京东一样全国建仓库、或者像亚马逊一样花几年时间建数据中心做云计算,更无须探索商业模式,只要钱下去了,就有收入。
 
  说起来,都是钱的事。
 
  依赖于宽松的资本环境,彼时美团的血槽完全靠资方爸爸来填。腾讯、红杉、高瓴、阿里——美团获得了近乎中国创投界最顶级的资源。美团上市前完成了8轮融资,公开披露的金额就在80亿美金以上。
 
  高增长就好比一台强劲的马达,收割着创业者和资本信心,只要前进的曲线陡峭上扬,就能够在助推下冲出赛道。2017年,外卖战场上一片火光,为了在用户手机里留存,美团和其他竞争者们共计烧掉的资金超过百亿级别,美团单月就将近要烧掉三亿。
 
  尽管代价巨大,美团还是活了下来。
 
  王慧文曾称,“我们已经爱上含金量低的事儿。一个事情又不怎么赚钱、又难、又慢,BAT怎么能看得上。我们专门做鸡肋业务,把肥肉留给BAT。”
 
  不赚钱的“鸡肋”要合成肥美的“牛排”,各项业务之间必然要出现“化学反应”。
 
  生态搭建
 
  梳理美团的发展路径,在旧业务的优势地位巩固后发力拓展新业务,已经成为一个惯例。从团购切入外卖,由外卖扩张至出行,都遵循着同一套底层逻辑。
 
  2015年,美团刚从千团大战中脱身,随即卷入外卖烧钱大战。外卖带来了巨大的数字——每天千万量级的订单量冲高交易额,美团的估值水涨船高。
 
  虽然撑起了美团的体量,却也贡献了最多的亏损。当年,美团亏损105亿元,经调整后净亏损59亿元。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了2017年,美团经调整后净亏损缩窄至2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外卖业务在连年增长后,总营收占比首次超过酒旅,成为支撑整体营收的支柱。2018年,外卖业务的盈利状况继续好转,毛利率有13.8%,同比去年还增长了5.7%。
 
  比起单个业务跑通,搭建和运营庞大的业态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但这并没有妨碍美团再一次主动出击。
 
  美团点评投资人、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在支持美团进入打车市场时表示:“大概有30%的人打车去吃饭,和美团点评的用户群高度重合,这个事情有的做。”美团业务布局的内核,是将各种服务综合,吸引用户更多频次、更长时间地留在平台上。
 
  2018上半年,美团在出行领域频频出手:3月与滴滴持续“打车大战”,4月又在共享单车末路前将摩拜收至麾下。然而在狠烧了一笔钱后,自己也被灼伤了。
 
  体现在2018财报中,整个集团的盈利数字都被拉低:包括出行在内的新业务及其他毛亏损高达42.59亿元,毛利率为-37.9%,就在前一年还是46%。
 
  美团在财报中解释称,这是因为2018年,在为消费者及商家提供新商品服务品类这一层面加大了投资。分头来看,摩拜和网约车业务给美团新增了81亿元总成本,单是摩拜,就为美团带来了45.5亿元亏损。
 
  实际上,摩拜被吃下后就一直在“美团化”。去年底,运营不佳的摩拜爆出裁员比例高达30%;今年1月份,王慧文发布内部信,宣布摩拜单车将成为美团LBS平台单车事业部,由他本人兼任事业部总经理。摩拜更名为美团单车,美团APP成为摩拜单车的唯一入口。近期,持续失血的摩拜被爆出正在关闭所有的国际业务。
 
  以摩拜为代表的新业务收缩,意味着美团不得不为一时的冒进付出代价。
 
  用出行贯通生活服务的愿景,进展缓慢。各块的业务数据整合目前尚未完成,用户也还没有形成习惯。乘坐美团打车或骑辆摩拜去看电影或吃饭依然停留在设想中。
 
  美团财报中写着:“我们已经进行组织调整及整合业务以提高管理效率。为更好地将线下流量导流进在线平台,在美团应用中增加为单车解锁的入口,以逐步养成用户将美团应用作为共享单车服务地唯一入口的习惯。”
 
  占住外卖这个高频流量入口,美团意在拉动后面低频的到店、酒旅和新业务。“互联网大企业发展到后期,更加考验企业的续航能力,要通过底层技术不断创新,让商业模式不断进化。”上述投资人士分析称。
 
  按照王兴的期待,美团有机会成为A、T一个量级的公司,“因为我们创造的价值足够多,餐饮、旅游、到店综合品类每个领域都可以值几百亿美元。但需要的时间不短,至少五到十年吧。”
 
  所以在A、T之外,美团的生态还搭得起来吗?
 
  首先,外卖要权衡盈利和生态的可持续。
 
  据互联网第三方数据机构DCCI发布的《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目前美团外卖、饿了么和饿了么星选的市场份额分别为64.1%、25%和8.7%。坐稳市场份额后,美团大比例地提高佣金,据媒体报道,去年开始,外卖商家抽成比例被明显调高,部分已接近22%。
 
  这无疑抬高了美团的盈利数字。财报中,美团外卖业务的毛利率已经由2017年的8.1%优化至2018年的13.8%,受此带动,美团的变现率也从2017年的9.5%跃升到2018年的12.6%。
 
  如果不考虑新业务,美团这番尝试证明,外卖未来的盈利空间是存在的。餐饮和外卖的市场增速一般比较稳定,不会突然有爆发性需求出现,而外卖的成本又基本是刚性,未来盈利的弹性还是向商家、消费者提价。
 
  对外卖平台的生态来说,这又是个挑战。
 
  就在本轮涨价后,有用户在平台点餐后评论说:“最终都会转嫁给订餐顾客,商家对顾客不能涨价,对平台不能议价,只能削减饭菜用料和分量控制成本。”一位已经入驻5年的商家告诉周刊君,做到现在几乎已经无利可图,线上的渠道只能勉强维持。当平台对用户和商家来说都不好用了,势必将重新选择。
 
  另一边,新业务的推进也并非坦途。
 
  有证券人士分析认为,B端激烈的同业竞争仍然是美团面临的主要风险因素,而且互联网行业技术、模式、用户等各个方面均存在被颠覆的可能。
 
  也就是说,to B业务具有长期发展空间,但不能回避的是培育过程中,美团还将与阿里等宿敌狭路相逢。
 
  “在互联网上半场,基本功不太好,还可以靠红利、靠战略、靠资源带动快速发展,但到了下半场,基本功不过关,活下去都很难。”王兴在内部信中强调。
 
  2018年财报中,美团也首次转变态度,一再明确新业务上要“审慎投入”。经过近期几番动作,大众点评和摩拜的资源都收归至美团APP,指明了一个方向:美团已经在收拢流量资源,提高变现率。
 
  这或许是美团深思后,投下的一个长注。
 
  数据来源:美团2018年Q4财报
最新业界新闻
业界新闻推荐
产品价值观 Product values
随需而变的个性化需求产品开发理念;高用户体验、高技术含量的产品实现;稳定持续的售后服务保证每一个产品都能给客户带来持续的使用价值。
高端形象定位 High-end image positioning
与具有顶级发展潜力的企业合作,激发顶级的设计创作灵感,应用顶级的开发技术,追求卓越的产品开发管理、整体品牌营销、管理信息化的一站式整合应用,实现客户内心渴求的高端企业形象定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手机版
Copyright ©2019 新世纪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