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名做网站,茂名网站建设,茂名网站制作

寒冬将至,视频网站来到盈利的关键路口
业界新闻

寒冬将至,视频网站来到盈利的关键路口

时间:2021年12月30日 15:42 来源:新世纪工作室 点击:
  年末的一桩新闻揭示了视频网站在影视剧投入上的收缩态势——原定于12月11日开机的网剧《风姿》在开机前两天被平台叫停。制片人陈益韬透露,公司为此要承担2000万损失,还要裁员70%。
 
  处于调整期的影视行业在2021年更艰难了,如果说之前的影视寒冬更多是因为金融资本的退潮,那么眼下的寒冬则来自于上游平台方处境的艰难。
 
  业内常以“爱腾优”来代表主流的视频网站,回溯这三家公司的时间线会发现,三个平台都已经成立超过10年——到2021年,爱奇艺已经成立11周年,腾讯视频和优酷也分别有着10年和15年的历史。2019年是长视频行业的关键年份,这一年,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先后宣布会员数突破1亿。但会员过亿并没有给视频网站以喘息的机会,因为在各种促销活动中成为会员的用户为平台创造的收入有限,三大视频网站至今仍然没有摆脱亏损的困境。财报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爱奇艺总营收达到7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与此同时,净亏损达到17亿元,远超上年同期的12亿元。
 
  高投入,低回报,爆款难复制,是长视频行业的困境。根据Wind汇总的数据,自2019年第四季度以来,爱奇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一直为负。当遇上爆款缺失的年景,平台方的压力更是陡然增加。
 
  但眼下,大环境已经不能容许视频网站无休止的亏损了,在资本更审慎的情况下,公司的盈利能力成为决策者不得不考量的优先项。
 
  长视频行业风波不断
 
  视频网站一直活得艰难,2021年,在政策调控下,平台的处境更是难上加难。
 
  相较于背靠阿里的优酷和腾讯的“亲儿子”腾讯视频,作为“爱腾优”中唯一的独立上市公司,爱奇艺面临着更大的资金压力,抗风险能力也更弱。
 
  一系列风波是从5月的倒奶视频开始的。倒奶视频揭开了偶像选秀背后的资本链条。5月4日晚,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在微信公众号上发文,责令爱奇艺暂停《青春有你》第三季后续节目录制。
 
  8月,在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组织召开的座谈会上,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表示,爱奇艺取消了未来几年的偶像选秀节目和任何场外投票环节。这意味着,今后无论是爱奇艺的“青”(《青春有你》)还是腾讯视频的“创”(《创造营》)都将和观众告别,而过往此类节目给平台贡献了高流量和话题度。
 
  10月,被寄予厚望的超前点播又宣告偃旗息鼓。爱奇艺在视频网站中率先宣布正式取消剧集超前点播,此后腾讯视频、优酷等也先后取消了这一新模式。在悦享会上,龚宇首次回应“超前点播”下线称,“这件事可能不像我们想象的这么客观、讲逻辑,特别是会员的消费心理影响了我们的最终决策”。此后,针对付费会员仍需看广告等问题,几家视频网站还接受了浙江消保委的约谈和整改建议。
 
  12月,爱奇艺被曝出正在裁员,裁员比例在20%至40%之间。据新浪科技援引被裁员工说法,此次裁员是爱奇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轮裁员,裁员是为了加快盈利步伐,精细化成本管理,结构扁平化。爱奇艺没有对此做出回应,只是在裁员风波后上调了会员订阅价格——包年价格不变,月卡和季卡涨幅在9%至20%之间。
 
  据《晚点》报道,9月底,爱奇艺账面现金和短期投资共有109亿元,扣掉一年内要还的46.47亿元以及48.8亿元可转债,账上还有约15亿元。
 
  裁员和涨价都是为了现金流,涨价更是在会员规模增长停滞情况下的无奈之举。一个事实是,在会员过亿之后,视频网站要想在短期内谋求会员数量的爆发式增长已经不太可能了。截至三季度末,爱奇艺的订阅会员规模达到1.036亿,同比下降1.15%,环比下降2.45%。在会员收入已经成为爱奇艺第一大收入来源的情况下,会员数的下降无疑是一个不妙的信号。
 
  但用户会为平台的涨价买单吗?有分析人士指出,国内视频平台会员业务发展至今的特点是:价格起点低、权益起点高、找增量难。与此同时,绝大多数花钱订阅视频网站的人关心的主要是独家内容和画质与流畅度,但如今打包在国内视频会员权益中的很多内容并不能让用户心甘情愿地掏钱。
 
  如何吸引用户付费,对于长视频平台是一个永恒的课题。在超前点播被取消之后,视频网站更需要重新思考会员权益的本质。
 
  影视剧缩减投资是大势所趋
 
  开源难,只能节流。视频网站在影视剧上成本的收缩已是大势所趋。优酷所属的阿里文娱近些年一直亏损,直到2019年第四季度经营亏损收窄44%,缘由便是优酷内容成本的下降。
 
  长视频的版权之争本就是个无底洞,宏观环境的不明朗则加剧了行业的不确定性。或许是出于收缩成本的考虑,去年至今,爱奇艺相继退出了留白影视、灵河文化等多家其扶持的影视公司投资。其中,留白影视是热播剧《长安十二时辰》的出品方之一,灵河文化的掌舵人为业内知名编剧、导演、制片人白一骢,其代表包括《暗黑者》、《老九门》、《沙海》等。
 
  平台在单个项目上的投资必然会更加谨慎,这或许会导致演员的片酬进一步下降。文章开头提到的项目《风姿》便是一例。这部网剧平台最初计划投资超过1亿元,后来因为各种原因逐步缩减预算,最终投资金额定在了8000万元,集数也从最初广电备案的49集缩减到30集。
 
  事实上,业内关于缩减成本、降低片酬的要求一直都有。早在2018年6月,五部委就曾联合发布通知,称每部网络电影,电视剧、网络剧,网络视听节目全部嘉宾、演员总片酬不得超过节目总成本的40%,主要嘉宾、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
 
  之后,三家视频网站联合联合正午阳光、华策影视、柠萌影业、慈文传媒、耀客传媒、新丽传媒六大影视制作公司发表联合声明,共同抑制明星不合理片酬:三家视频网站和六大影视公司采购获制作的所有影视剧,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得超过100万元人民币,其总片酬(含税)最高不得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
 
  疫情之后,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发布会、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还发布过《关于厉行节约、共克时艰,规范行业秩序的倡议书》,提出影视行业“复工”的六大倡议。其中提到,疫情对影视制作业的冲击很大,全行业面临资金短缺、生产周期延长、疫情防控困难、购片价格锐减等一系列困难。因此建议电视剧、网剧制作成本控制在每集400万元以内,摄制人员酬劳应同步降低30%,同时需要进一步调整主创和主演人员酬金过高的现象,避免造成主要创、演人员与普通专业工种的收入失衡。
 
  但倡议归倡议,即使到现在,流量+大IP的生产模式也并未偃旗息鼓。“平台现在还是很看重艺人,导演、演员、剧本之中,演员比导演和剧本加在一起还要重要,因为S级剧集对应的其实就是S级演员。”陈益韬在界面文娱的采访中透露。也有媒体曝出,今年播出的网剧《玉昭令》中,非一线演员官鸿、张艺上等的片酬高达8062万。
 
  演员的价格是平台哄抬上去的,如今也得是平台给降下来。寒冬之下,急于节流的视频网站不得不重新建立一套评估项目的标准。演员咖位当然要考虑,但也要综合评估剧本和团队的实力,“根据故事定项目,根据内容定价格,根据播出的真实效果定收益”。
 
  戏外,整治贪腐也是视频网站建立影视行业新秩序的关键一环。今年,腾讯视频影视项目制片人张萌因涉嫌违法被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张萌是腾讯视频天蓬工作室制片人,曾参与《你是我的荣耀》《摩天大厦》等多部平台热播剧。
 
  中纪委曾经专门发表文章点出过传统影视业等领域的潜规则:“影视剧购销、制作交易存在利益输送问题,影视剧制作行业供大于求,少数人掌握剧集采购权,那么在相关购剧、审批工作期间,就有人会借此对制片方提出额外要求、进行受贿等。”在电视台式微,视频网站占据影视生产主导地位的情况下,整肃风纪也是削减行业成本的重要措施。
 
  联合狙击短视频
 
  回顾2021年的视频行业,长短视频之争是绕不开的话题。
 
  自今年4月以来,长短视频间的矛盾以版权纷争的形式集中爆发。4月9日,53家影视公司、5家视频平台及15家影视行业协会发表联合声明,将对网络上针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为。
 
  在对抗短视频平台的过程中,在版权战里各自为营的长视频站到了同一战线上。5月28日,优酷、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同时发布声明,谴责B站出现的《老友记重聚特辑》侵权盗版内容。在6月举行的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视频网站的掌舵人们集体表达了对短视频平台的不满,腾讯副总裁、企鹅影视CEO孙忠怀的“猪食”论最博人眼球。
 
  盗版现象确实损害了长视频的利益,而过去维权难、惩治轻的现状一时难以撼动,发起舆论战、诉诸法律似乎成了长视频不得不走的一步棋。
 
  仅今年下半年法院就宣判了数起侵权案件。6月,在腾讯诉抖音侵权《斗罗大陆》一案中,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曾对抖音发出诉前禁令,要求删除抖音App中所有侵害《斗罗大陆》动漫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视频,立即采取有效措施过滤和拦截用户上传和传播侵害《斗罗大陆》动漫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视频。8月,腾讯视频发现抖音存在大量有关热播剧《扫黑风暴》未经授权搬运剪切的侵权视频,将抖音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并要求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支出共计1亿元。9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快手侵权《大明风华》一案作出二审判决,维持原判,判罚快手赔偿优酷经济损失28万元及合理费用1万元。11月,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禁令,责令B站立即删除侵权账号上传的《玉楼春》侵权视频。
 
  一位视频网站内部人员告诉界面文娱,今年4月份以来,随着各个权利方对影视内容进行维权,短视频平台上的内容逐渐转向美妆、萌宠类等其他类别,影视类内容越来越少,二创类短视频在整个短视频数据大盘可能仅占到5%,但这部分内容仍然会对长视频行业产生冲击。
 
  以《老友记》为例,视频网站拿到的版本是经过广电审核的,有一些镜头切掉了,但是在B站上上传的版本反而没有经过任何审核。“很多人会说我花钱在这三大平台上看的还是一个剪辑的版本,我在B站上没有花钱还能看到完整版。这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经济损失。”
 
  在前述视频网站内部人士看来,短视频行业的治理肯定不是一家公司可以推动的,而是需要平台方、短视频平台方以及各种行业协会、司法机关等通力合作。“比如,国家版权局能否像管理音乐一样管理影视作品的切条问题?”
 
  她还透露,目前长短视频平台之间在沟通“90秒授权使用”的原则。“之前我们觉得未经授权一点都不能用,现在我们可以对每一期综艺,每一集剧集开放给UP主用90秒,让他们在此基础上创作内容,这可能是在侵权问题上一种比较良性的推进方式。”
最新业界新闻
业界新闻推荐
产品价值观 Product values
随需而变的个性化需求产品开发理念;高用户体验、高技术含量的产品实现;稳定持续的售后服务保证每一个产品都能给客户带来持续的使用价值。
高端形象定位 High-end image positioning
与具有顶级发展潜力的企业合作,激发顶级的设计创作灵感,应用顶级的开发技术,追求卓越的产品开发管理、整体品牌营销、管理信息化的一站式整合应用,实现客户内心渴求的高端企业形象定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手机版
Copyright ©2022 新世纪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